留住乡愁【麻绳、麻袋……你知道经久耐用的好麻是怎么来的吗?】夏末秋初,成熟的麻被架子车运进村子,在村口的树下用镰刀修整,刷去茎叶后捆扎为一搂粗细,再用污泥压沉在坑塘中开始“沤”。沤,就是发酵,就是提纯,就是升华。在坑塘污泥下“沤”上至多十天,麻皮就很容易与麻杆剥离,在清水里淘洗后晒干,就是经久耐用的好麻了,可以纺线拧绳捆扎东西,或者织布做成麻袋盛装粮食。只是,现在种麻的少了,天然取材的麻绳、麻袋也被各种塑料绳、编织袋取代了。

酒精麻痹了神经,搞出个大麻烦。思维不再麻溜,左思右想绕麻花,就是想不出个办法。此刻,心乱如麻,恨不得找根麻绳,吊死自己算啦。

www.2016.com 1

这个人,跟“麻”结上了仇。一脑子跳不出乱麻。我想问,你知道“麻”是什么吗?

www.2016.com 2

我曾跟两种麻很亲近。

www.2016.com 3

一种是野麻。学名苘麻。

www.2016.com 4

茼麻长在田埂、沟边、房前屋后。只要有点土壤,它就能贪婪的枝叉舒展,长到一米高,鹤立于草丛上。

www.2016.com 5

苘麻青梗,叶子比小孩巴掌稍大,象胖桃似的心形。叶片表面呈细密小暗窝皱皱,背面布满乳白的短绒毛,摸起来柔软,有韧劲。它是爱美的女孩子夏天少不得的宝贝。

www.2016.com 6

大夏天,女孩子们在院子里、菜地里种的凤仙花开了。单层的、千层的,水红的、大红的、紫的。花儿不仅美着女孩们的眼,也勾着女孩子的心。找个下午,几个女孩拥到一起,摘凤仙花,采苘麻叶,找明矾,找棉线,找碗,找杵。等全凑齐了,就把凤仙花放在碗里,稍加点明矾,用杵把花捣烂,用这流汁的、黑红的烂花小心的敷在手指甲盖上,再拿麻叶包严实,缠上棉线,缚牢。好了,一个指甲包好了。女孩们互相帮忙,要不了太长功夫,所有女孩子的十个手指都成了绿帽小兵。看起来很有趣。讲究的女孩子,两个食指不包,包了晚上鬼会上门看她。一夜小心。第二天早上,包指甲的女孩们醒来的第一件事是摘掉手指上的麻叶帽,包过的指甲已变成艳红。真好看!

茼麻开鲜黄的小花,蜡质光泽,好看。它的果实更好看,象无数个绿色细微的,毛绒绒的,带着软尖刺的腰芒围坐在一起,挤挨成个小圆形。小孩子们喜欢摘个麻果用力按在胳膊上,过一会儿,拿开,一朵多瓣的肉色小花就印在了胳膊上。如果想让小花更长久,小孩子就会拿麻果沾上红墨水,一盖一朵小红花。也有孩子沾蓝墨水,盖一膀子小蓝花。自己看着,笑着。好玩。也给兄弟姐妹的膀子扯过来,盖一个,哈哈,大家笑在一起。

www.2016.com,另一种是红麻。锦葵科。我们家乡把它当经济作物,正经的,大面积的种植在农田里。大家都直呼它麻。

麻象高粱一样密密的种植。春天种子撒下地,夏末能长到3至5米高。单杆,直径1至2.5厘米不等,杆上有细微的刺,轻微剌人。叶片裂生,围长于杆上三分之一。

麻到夏未开花,花型与蜀葵花、秋葵花相似,呈喇叭状,淡黄色,花心为深紫色,有观赏效果。

麻初秋成熟。用粪铲砍倒,从头捋去叶子,拢一小抱捆扎为一捆。大部分情况下都是男人砍麻,女人捋叶,捆扎。一季麻收完,女人的手因为捋叶磨剌的象粗麻袋般纹路清晰、粗糙。

一块麻地全部砍倒,捆好,就上板车拖到最近的水塘边,放下。这时男人下到水里,用事先准备好的四根小碗口粗的木棍在水里楔四个角,围成个约2米长,1.5米宽的长方形。围好后,男人爬上岸,和女人一起把麻捆全部扔到长方形内。这样,来来回回扔个四板车,长方形水域就基本被填满了。这时,男人再下到水里,一层正头,一层倒头把水里麻捆摆整齐、弄平整。拿锹挖塘泥甩在麻堆顶,一层一层加泥,直到把麻全部压沉没到水里。不放心的男人,还会再找几块石头压上去。必须保证麻捆不会浮出水面。弄好这些,男人看看水里的自己的作品,找不出瑕疵了,走人。留麻在水里沤去吧。

沤在水里的麻越久,把水域搞得越污脏臭哄。几家集中沤几堆麻,塘里的鱼早晚全都会翻肚皮。沤在水里的麻大约沤个十天半月,原来的青皮变得黑乎乎,乌糟糟,基本上就沤好了。

哪天,家里谁有空谁就去剥麻。剥麻的季节一般都到了中秋,在臭水里捞麻,拖上来剥麻已经比较冻手。冻手也得赶时间剥,沤脱皮的麻纤维离杆离皮。用手指把麻纤维从根部延杆周一拢,再用力一抽,一条长纤维象蛇皮一样被扯了下来。

手中剥了一大把麻纤维后,把一根麻抽出一截捆扎成把,码放到一边。等一捆麻全剥完,剩下的就是吸饱水的呈灰白色的麻稭。照样把麻稭捆好,竖起来立到不碍事的地方,往往等一堆麻剥完,就抟出一大堆麻稭。晒干后,麻稭雪白,成了上好的孩子玩具与烧火柴料。

一般剥下的麻把够装满两筐后,男人就用扁担挑到干净的水塘边,洗麻。一分钟前还乌七八糟的麻纤维,随着男人反复几次在水里摆动,拎上来在石头上摔打,麻就显出亮白的本色。两筐麻洗完,男人就挑了白生生的麻,晾到两颗树之间扯开的麻绳上,晒麻。

一到晒麻季,大路两边的行道树象扯起了一幅幅放电影的雪白银幕。风一吹,一起两边鼓胀,好看。

说不上来为什么,晒干的麻在颜色上就分了等级。亮白且长的麻纤维是一级麻;稍泛黄意的长麻为二级;明显发黄的是三级,发枯黄或灰且短的麻是末级。农人根据麻的品相,挑到集上卖不同的价钱。末等的麻卖不上价钱,留在家里自用。

一到冬闲,农人会把家里留的未级麻理出来,一、搓麻绳。根据需要,搓长绳,短绳,粗绳,细绳,小绳头。二、打麻窝。农村没钱扯布做棉鞋,就用麻夹根旧布条打麻窝(鞋)给一家老小过冬穿。打麻窝是力气活,一般是男人腰上拴根麻绳,再用另一个麻绳连接腰与脚踩的粪铲把,在这牵扯起的麻绳中间织鞋底。比量人脚长短宽窄织出的鞋底可厚可薄,鞋底四周会留出一圈绳头做织鞋面的筋。没织面的鞋底,看起来像披着一圈帘头发,很有意思。

我爸织的麻窝粗枝大叶,形蠢不精。织好后,在窝里塞上麦秸,喊小孩来试。我的麻窝就没有正合适过,要么紧脚,要么宽大。在雪地里跑时间长了,脚很受气。脚面磨破,脚后跟磨破是常有的事,更别说我常穿倒鞋,穿歪脚后跟的滑稽相。

麻的第三重要用处是,春天,农人家要建气派的,一石到顶的大瓦房,磨是重要的建材之一。农人会把一堆乱磨拿马刀斩成约一寸半长的段,与煮熟的石灰拌在一起,就成了上好的石头粘合剂。如果把麻再切碎些,跟稍稀的石灰搅在一起,就是粉墙的好涂料。

再有,麻可以织麻包,装东西。下雨了,把麻包底一角往里一窝就成了带披风的三角帽,顶在头上即保暖、又防雨,呱呱叫。

麻绳可用来攀凉麻,横竖交叉排匀,抽紧,就成了天然的蹦床。任小孩在上面跳多高,决不走型。

现在,家乡,麻已很少种植。每当看见路边的苘麻与各种麻绳,我都倍感亲切。

相关文章